雅文小說 > 古代言情 > 衣冠何渡 > 第一百四十二章 各司其適職
    轟轟烈烈的廷對結束之后,第二日,雪也沒停下來休息,她依舊上朝,在朝堂是和那些虎視眈眈的大臣們斗智斗勇。

    下朝之后,雪便來到御書房,和裴玄靈、荀廷、左如晦,三位大人一起探討,關于之前廷對時,對各位國學生的品第判定事宜。

    首先,雪需要了解各位國學生交上的文章的情況。

    這些國學生中,不乏學問在雪之上之人存在,若只是讓三位大人批注,雪來評判優劣,恐怕有些強人所難。再加上,雪自己也寫了文章,參與品第評判也有不公的嫌疑。

    所以雪只做了解,由三位大人做好批注,并給出品第,將情況總結成奏本,一同匯報給雪。

    雪可以一邊看奏本上的總結,一邊在現場聽取三位的建議,需要時,還可以翻看三位大人在卷紙上做的批注,由此來定奪最終的新晉官員名單。

    按理,應是四位輔政大臣齊聚御書房,商討此事,但雪忌憚司馬烈,便以“司徒和太尉監督之職已盡,評判的部分應當交給更為合適的人來做。”為由,直接將兩位王爺拒之門外。

    關于這一點,雖然朝堂上有不少人反對,但雪因為不僅拒絕了司馬烈,同時也拒絕了司馬,那些倒戈司馬烈的大臣,也只能找一些無關痛癢的理由與雪爭辯,然而雪態度強硬,并沒有給那些人過多的機會。

    但即使沒有了朝堂上大臣的阻礙,司馬烈扔給雪帶來了不小的麻煩,雪讓吏部尚書杜渝徹查了朝中官吏名冊之后,就發現一個殘酷的事實。

    雪若想重振大豫昔日的繁華,依照現有的官員人數,的確會所不足,然而,現在實則空缺的官位,都是各尚書下的侍郎、宮中禮官、律事等各種不起眼的小官,所以即使雪選了她想要的人入朝為官,也難以動搖司馬烈朝中的勢力。

    所以,司馬烈并不是放過了雪,只是沒有過多的發難。

    品第結果的商討十分順利,三位大人,兩位是朝中老臣,一位是大豫才子,奏本的內容精煉且全面,用詞方面也照顧到雪的水平,這讓雪很是感激。

    左如晦的奏本是通篇的斥責,斥責于這些國學生的膚淺,認為他們大多都是一群花花公子,寫的文章空洞庸俗,怎能入朝為官。

    然而,荀廷的奏本就要溫和不少,雖然也指出國學生們整體的水平不佳,不過也有提到說,其中不乏可取之處。

    裴玄靈則似乎刻意在跟朝廷、政治劃清界限,全篇下來僅就文章論事理,完全不帶個人色彩。

    雪對此無言以對,裴玄靈明明知道她舉辦廷對,就是為了選拔一批官員,由此增加自己的實力,但裴玄靈一直十分吝嗇,從不輕易在這方面對雪有所指點。

    雪聽得很認真,時而眉頭緊蹙,時而恍然大悟,但長時間的高度緊張,臉色露出疲態,不過看著荀、左兩人,一人唱白臉,一人唱黑臉,風格迥異,御書房中嚴肅的氣氛也一下子緩和不少。

    三位大人的辛勤勞作為雪節省了不少時間,聽完三位大人的評判,她已經基本掌握了國學生們的情況。

    按照最初的約定,學問高于雪的國學生便可入朝為官,按照三位大人的評判,得到了最后的品第結果。

    崔霖、盧翊之、陸桐、陸槿、王蘇、顧允、安之,共七人入選。

    這與雪臨入宮前,沈行在王府交給她的名單基本吻合。

    聽到這個結果前,雪本已做好了最壞的打算,但這的結果著實讓她喜出望外,三十人多人的試煉,她居然能排在如此靠前的位置,這已遠超出她自己的預料。

    而且關鍵是,她的能力,在李璁之上!!!

    雖然這份結果并不打算公布,但暗地里,雪已經徹底地揚眉吐氣,縱使日后李璁再怎么在她面前目中無人,她都有了底氣,與其抗衡。

    然而,在之前被雪有所關注范錚、周牧、李璁、鄭瑯以及金玉澤五人,因為理解偏差、論述比例失當、深度不夠等各種原因,也有的就干脆就題不達意,從而導致最后的品第偏低。

    不過,出于五人背后所代表的宗族,宗族所有權勢、朝堂上的影響力,出于對整體局勢的考量,雪也不得不將這五人歸于備選之列。

    忙到這里,時間已經悄然而逝,夕陽的余暉已經洋洋灑灑落在御書房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得出這份品第的結果,只是雪宏偉藍圖的第一步,結合荀廷呈上來的空缺官職名單,接下來,她還需要面臨一個更為嚴峻的抉擇。

    什么人列什么位。

    其實,之前的皇帝任命官員并沒有弄得這么復雜,但雪覺得自己可能無法成為雄才大略的皇帝,便寄希望于能成為一位使物當其用,讓人盡其事明君。

    雪看著兩份名單,她再次眉頭緊鎖,一只手的手指一直輕輕在敲打著桌面,另一只手枕著太陽穴。

    御書房也第一次迎來了長時間的沉默,荀、左兩位大人都對于不同的官職做出了詳盡的說明,供雪參考,但落實到每一個人時,雪還是打算由自己來親自決定。

    之前,雪在書肆做著謄抄書本的活計,雖說不是她自己的選擇,但她深刻體會到,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,她也希望自己的良苦用心,能被名單上的人能感覺到,從而得到這些新晉官員的認可。

    因為重視,所以憂心,再加上一下午緊鑼密鼓的事務處理,雪只覺得頭腦發脹,思維漸漸開始跟不上身體。

    秋風已經有了涼意,落葉雖然都已經讓人清理了干凈,但每當風起時,便會有新的枯葉掉落,宮里也顯得愈發清冷起來。

    雪還不太習慣白晝去得這么早,夜晚來得這么快得日子。

    雪轉過頭去,輕輕一瞥,目光雖只在身后的司馬澄身上停留了一瞬,而后又回到了書桌上名單上。

    雪換了一個姿勢,希望能頭腦變得更加清醒,她看著名單,腦中卻閃現剛剛那一瞬司馬澄的臉,他的神色如常,泰然自若,雪不禁感慨

    縱使黑夜會變長,草木會枯萎,不過至始至終,唯一不變的,好像就是她身邊,總會有司馬澄的存在。
3d怎么才能稳赚不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