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說 > 古代言情 > 歡迎來渡劫 > 第二百四十三章 紫痕仙子的情劫
    風過無痕,聚英山又安靜如初,似天地初開時的樣子。

    唐僧正欲轉身回去,卻又看到一個黑乎乎的身影朝這里奔來。

    來的是一頭野豬精,這家伙長著一顆碩大的豬頭,兩顆尖刀一般的獠牙在昏暗的天色下泛起一股炫目的冥光。

    “大王!”這一嗓子如雷貫耳,野豬精昂首挺胸沒有絲毫點頭哈腰的卑微之相。

    唐僧作為聚英山的老大一向唯我獨尊,平時面對的都是一些恭維敬仰或是曲意逢迎,此刻猛然碰到這種凜然不屈的架勢還真不大習慣。

    他強擠出一絲笑臉道:“是豬兄弟,找本大王何事啊?”

    野豬精喘著粗氣張口就來:“大王曾說過要給俺找一頭母豬作伴,俺來問問找到了沒有?”

    “還有這回事?”唐僧打了個哈哈。

    其實他已經想到了,只是曾經答應過別人的事太多,若每一件事都要說到做到,這輩子豈不是都為別人而活了。

    再說他如今起死回生,早把從前當做了前世,今生怎么能再為前生去操心費力呢?

    可這個野豬兄弟仍舊不識抬舉的不依不饒:“怎么沒有!上次咱們一起吃酒時大王說要幫俺找個伴,這都好幾天天了。俺也知道大王剛剛死而復生,可俺更盼著大王能說到做到言而有信。不然,怎么能去服眾,怎么能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膽!這些話是該你說的嗎!你眼里還有沒有我這個山大王!”

    唐僧勃然大怒,心道這聚英山上無論是神仙妖怪都對我俯首帖耳,你一頭小小的野豬精怎敢如此的無理放肆。今日若不把你收拾的服服帖帖,以后怎能服眾……

    唐僧感到很沒面子,又怒道:“豬頭,你是不是吃錯了東西,在這里胡言亂語。最近咱們聚英山上禍事不斷,本大王作為一山之主,哪還有閑心操辦這些小事!”

    這野豬精卻也絲毫不懼:“就因為大王你是一山之主,才更應該言而有信以德服人,無論大事小事都是咱兄弟們的事。大王你還信誓旦旦說不幫俺找個伴兒就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你……”

    唐僧正欲發作,忽聽空中“咔嚓”一聲驚雷。他隨即想到自己前番就是被雷劈而死,一時間頭皮發麻噤若寒蟬。

    仿佛又看到春香孟婆的身影就在眼前晃動……

    “我春香發誓此生非陳江流不嫁,不然就跳進河中淹死。”

    “春香姐姐,是我害了你,我不該逼你發誓。”

    “唐僧你記住,天理昭昭萬古不昧,不是不報時候未到。說過的話發過的誓都要做到,不然一定會有報應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僧猛一拍腦門悔的要死,這說者無心聽者有意。只怪自己從前總是隨心所欲口不擇言,從不去想什么因果報應。

    此時天雷滾滾山雨欲來,唐僧心中愈加驚恐,總感覺那些雷電是沖自己而來。

    他強做鎮定擠出一絲干笑道:“豬兄弟,本大王剛逢大難心不由己,剛才不該對你動怒。本大王現在就答應你,三日之內必為你找一頭好母豬,不然就……”

    唐僧又想要指天發誓,還好此時一聲驚雷貫耳,他立時清醒了許多。

    又改口道:“豬兄弟請放心,本大王說到做到,你就等著好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大王不要騙俺。”野豬精滿眼放光。

    碰到這樣的愣頭豬唐僧是真沒了脾氣,又咬牙道:“君子一言如江水東流不復不收,豬兄弟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多謝大王。”野豬精說罷發瘋似的飛奔而去,瞬間沒入了山野之中。

    唐僧卻仍心有余悸:“不知道以前還說過什么大話,這張破嘴真是自討苦吃。”

    此時豆大的雨點已砸的地面啪啪作響,唐僧很是狼狽的跑進洞府。

    他顧不上換掉已經濕透的衣服,拿起一把尖刀就在床頭上刻了一行小字:“三日之內必幫野豬精找一位門當戶對的母豬做伴,切記切記!”

    “唉,做一個稱職的山大王真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唐僧這才長吐一口氣,他坐到大廳的石桌旁一連飲了幾杯酒。

    濕衣涼身然烈酒暖心,不多時便感到全身熱氣騰騰。

    他又接連飲了幾杯,因為喝的急,已有了些許酒意。

    醉眼朦朧中,一襲白衣款款走來。

    “唐僧,我就知道你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白骨夫人笑臉如花,身上也已被雨水浸透。

    她臉上粉黛微散,卻多了一層水嫩的光痕。薄紗一般的白衣緊裹著亭亭嬌身,白里透紅妖嬈多姿。

    如此風塵楚楚,連神佛都要望眼欲穿。

    何況是一個凡人唐僧,他已有些心猿意馬。

    卻冷冰冰的說道:“白骨夫人好久不見啊,不知又去哪里行善積德了。”

    “還不是為了救你。”白骨夫人輕擺柳腰走了過來,拿起唐僧的酒杯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又道:“唐僧,現在就我們兩個。我已吩咐過洞口的小妖,今晚再不會有人來打擾。”

    唐僧故作鎮定冷哼道:“就我們兩個?在黃泉路上你到底要把我怎樣?”

    白骨夫人微微一怔,反而一只手搭在了唐僧的肩上,柔聲說道:“我是為了救你啊,你忘了么?”

    “救我?哼,”唐僧輕輕推開那只素手,“我看你是想吃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會呢?我哪敢啊。”

    白骨夫人一個風擺柳轉到唐僧另一側,嗔怪道:“我本來就是一縷孤魂,為了救你才甘冒黃泉之險,差一點就被那老道捉住打入九幽地獄,你竟然還懷疑我,哼!”

    白骨夫人雙肩微顫甩頭不語,似是受了很大的冤屈。

    唐僧又心生不忍:“白骨夫人,剛才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白骨夫人又轉頭嬌羞一笑,“你忘了,沒人的時候可以叫我晶晶的。”

    唐僧轉頭望向別處,心卻砰砰亂跳。

    “唐僧,人生苦短兒女情長。我白晶晶既然來到聚英山,一切都聽你的。你我何不盡享這三千繁華,也不枉來紅塵中顛簸一遭。”

    “紅塵?”唐僧恍惚呢喃,耳邊又響起地府中那些厲聲苦語……

    “滾滾紅塵世人皆可貪戀,唯獨你唐僧不能!”

    “別忘了你曾是神佛金蟬子!”

    “唐僧,你不要辜負了眾神的一番苦心,我不想看到你變成忘川河中那些永世不得超生的蛇蟲水怪!”
3d怎么才能稳赚不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