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說 > 古代言情 > 富貴錦繡 > 第一四六章試吃
    喜梅坐在路邊的石頭上,手里拿著樹枝無聊地在地上畫著圈圈。

    聽到一陣由遠及近的腳步聲,她隨手將樹枝扔到地上。

    站起身來拍拍裙子上的塵土,閃身向另外一條路上跑去。

    剛跑了幾步又折了回來,將一個油紙包抓到手里,繼續向旁邊躲去。

    當冬青從她身邊經過時,她假裝剛好經過,“冬青,你這是下工了?”

    “喜梅?”冬青皺了皺眉頭,“你怎么在這兒?”

    看到了喜梅,便想起了工錢的事情。

    因為能賺錢了,她現在在家里的位置越來越高了。

    若是讓家里人知道了工錢的事情

    嘶,那后果,想想心里都得慌。

    喜梅就像是沒有看到冬青臉上的不情愿似的,很自然地挽住了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笑著說道:“我正好也要回去,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幾天都沒有回去,一直住在你姑姑那里?”冬青很不喜歡這樣親密的接觸。

    可幾次想要將手掙開,都沒有成功。

    喜梅笑著點頭,“是呀!我姑姑那邊正好缺人手,我就留在那里幫幾天忙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我姑姑鋪子里新做的點心,還沒有上市呢,你嘗嘗看,怎么樣?”

    冬青看著油紙包里一個個金黃色的圓圓的小點心,不自覺地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你姑姑真是厲害,這點心光看這賣相就讓人移不開眼睛!”

    “光看著做什么,吃一塊,看看口感如何?”喜梅將手遞到冬青的面前。

    那誘人的香氣時不時地往鼻子里鉆,冬青的口水差點就流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快吃吧!”喜梅拿起一塊遞了過去,笑嘻嘻地說道,“已經碰到你的嘴唇了,沾上你的口水就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冬青紅著臉,“勉為其難”地接過點心。

    迫不及待地放進嘴里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怎么樣,味道不錯吧?

    在喜梅期待的目光下,冬青用力地點點頭,含糊不清地說道:“嗯,好吃!”

    “哎呦,你這評價也太籠統了。”喜梅佯裝不滿地說道。

    又遞了一塊點心過去,“我姑姑想知道這點心到底會不會受歡迎,便想找幾個人試吃。”

    “試吃?”冬青的手比腦子快,接過點心便咬了一口,“什么是試吃?要銀子嗎?”

    她真是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。

    有事沒事提銀子做什么?這若是喜梅點頭說要,自己到哪兒給她弄去呀?

    喜梅自認為將冬青看透了,一本正經地說道:“要銀子”

    “啊?!咳咳”話音一落,差點將冬青給噎死。

    真要銀子?

    自己吃了她兩塊點心,她會要多少?

    若是若是等到下次發工錢的時候再給,不知道她能不能通融?

    她真的腸子都悔青了。

    后悔自己嘴欠地提銀子,更是后悔自己嘴饞地吃了人家的點心。

    “哎呦,怎么嗆到了?”喜梅滿眼笑意地關心到,“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呀?!跟個小孩子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銀子,咳咳,銀子,咳咳”

    “哎呦,就因為這個被嚇到了?”喜梅眼睛里的笑意都快要溢出來了。

    可嘴上說得特別夠義氣,“我話還沒有說完呢!我是想說,要銀子,要什么銀子呀?

    試吃,試吃,自然是免費試吃嘍!哎呦,你那樣看著我干什么,我還能騙你不成?

    若不是不要錢,我能隨便拿出來嗎?”

    冬青也不知道她說得到底對不對,總之,不要銀子便成。

    喜梅:“哎呦,你的膽子怎么那么小啊?”

    冬青抬起手,用衣袖抹掉嘴角的點心渣子。

    心里哼哼道:你的嘴巴怎么那么壞呀?

    不知道我最缺的便是銀子么?

    還張開閉口地提銀子,我能不害怕嗎?

    喜梅又遞了一塊過去,“你剛才光顧著害怕了,肯定是沒有嘗出什么滋味兒。”

    再吃一塊。

    冬青將點心捏著手里,小口小口的吃著。

    一邊吃一邊評價道:“是挺好吃的,就是不夠酥。里面的餡兒,有有些干。”

    喜梅在她看不見的角度里,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土包子一個,你懂什么呀?!

    可面上卻不住地點頭,“你說的真好,我明天就告訴姑姑,讓她按照你說的這些改進。

    對了,還有么,還有么?”她一臉期待地看著她,似乎對她的說法滿意地不得了。

    冬青被她那期待的眼神看得,心里十分滿足。

    不過,她還是留了一個心眼兒。

    十分抱歉地說道:“就這些了。”

    喜梅搖頭道:“沒關系。我回去讓姑姑改進一下,明天你再嘗嘗。”

    冬青答應地十分爽快,“嗯,好!”

    心里簡直樂開花兒了,自己若是什么都告訴她了,明天肯定就吃不到點心了。

    兩人各懷心思的人,就這樣如一對好姐妹一般。

    手挽著手,向村子里走去

    “林姑娘,這些日子,實在是叨擾了。”秦老夫人笑呵呵地說道。

    木婉笑著說道:“老夫人,您直接喚我木婉便是了。

    也說不上叨擾不叨擾的。還是那句話,您能住進來,是我的榮幸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們相處這么久,也算是熟人了。”秦老夫人笑著說道,“客套的話就不說了。”

    她轉身從喜嬤嬤手里接過一個檀木盒子,輕輕地推到了木婉的面前,“這些是我的一點心意,還希望木婉不要嫌少。”

    木婉發現,里面出來一萬兩的銀票之外,還有一張地契。

    木婉笑著說道:“老夫人,我說過,只是舉手之勞而已,無需這么多的。”

    您稍微意思一下便好了。

    秦老夫人放下茶杯,用帕子輕輕地壓了壓嘴角。

    溫聲說道:“五十年生的靈芝,可不是有銀子便可以買到的。

    更何況,木婉還是在我們危難的時候,開了方便之門呢?”

    木婉總覺得秦老夫人的話里有話,可具體到底是什么,她一時也揣摩不明白。

    不過,這地契倒是頗合她的意。

    只是,秦家的事情還沒有理清楚,不知道這地契會不會將自己卷入無端的麻煩之中。
3d怎么才能稳赚不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