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說 > 古代言情 > 慕林 > 第三百三十八章 揚名
    進了八月,謝慕林總算把五仁月餅給搗鼓出來了。

    雖然味道跟現代的相比,還有一點區別,但謝慕林自認為已經使出了渾身解數,在現有的條件下,實在是沒辦法再做更多的提高了。興許把所有材料換成質量更上乘一點的,烤制的技術再提高一點,火候掌握得更好一點,味道會有所提升,但那就不是今年能辦成的事了。

    文氏與一眾兄弟姐妹們,連同宗房與二房的長輩,都對謝慕林的五仁月餅贊賞不已,認為又香又甜又軟,吃著也新鮮。宋氏倒是覺得這餅有些太甜了,她本人更喜歡蘇氏月餅來著。謝慕林的酥皮做得不好,但還是烤了一爐椒鹽百果的蘇氏月餅給她,又被夸了一回。

    隨著謝慕林出品的點心,在自家吃不完的情況下,被文氏拿去送人,送遍全族上下之后,謝慕林這擅長做點心的名聲就已經合族聞名了。雖然她還沒有在正經飯菜上經營出名聲來,但有了點心方面的優勢,閨學里的老師們立刻就豁免了她的點心課程。只要她再自己動手,做出幾道主食與菜肴來,就連廚藝課都能免了呢。

    謝慕林算了算這筆賬,欣然決定要抓緊時間練練廚藝,臨時抱佛腳練好幾道拿手菜和主食,好去爭取免課,也好有更多的時間來干別的事。

    文氏在品嘗過女兒做的所有點心品種之后,挑出幾種味道好又能保存較長時間的烤制點心,用精致的木匣子裝了,命人連同其余瓜果、土產等早就準備好的物品,以及自己的親筆書信,急送進京,作為饋贈親友的中秋節禮。順帶地,也給珍珠橋大宅那邊的人送了一車東西過去,其中自然少不了謝慕林與謝映芬送給姐妹們的自制點心,以及她們最新織出來的兩塊棉布了。

    這兩塊棉布,謝慕林織的那塊,做做布墊、引枕套、桌布什么的,還是沒問題的;但謝映芬那塊,恐怕就只能拿來瞧瞧而已了,做抹布也行,實在是不能用來做衣裳的。

    謝映芬本來還扭扭捏捏地,不肯把布送出去。謝慕林便勸她:“這布的質量無論是好是壞,都是你親手織出來的,送給大姐姐,就是一番心意。就算被人笑話又如何?瞧瞧你給大姐姐烤的點心,有幾個人做的點心能比你強?你這個年紀,能做好一件事就很了不起了,非要強求你樣樣精通的,那是故意抬杠呢!誰要笑話你,那就讓她在做點心和織布這兩件事上,先超過你再說。”

    謝映芬頓時又充滿了勇氣。她在閨學里,論織布的本事稀疏平常,論做點心的本事,卻僅次于二姐謝映真,老師同學們都夸呢,想要找個比她強的可不容易。她學了這些天的面食,親手揉面都做過了,感覺力氣都練大了許多呢,有幾家的千金能與她比?至少大姐謝映慧,就是既不會織布,也不會做點心的。

    謝映芬高高興興地把布送出去了,還拉著謝慕林說:“可惜京城離得遠,就算咱們家派人日夜兼程趕路,也要兩三天后,才能把東西送到大姐姐手里。咱們做的那些點心,也就是幾樣烤出來的糕餅可以保存這么多天,還得是送到之后,大姐姐盡快吃完,才不會變味兒。那些蒸的米糕呀,細點呀,還有二姐姐你做得最好的杏仁豆腐,大姐姐都嘗不到了,好可惜呀!”

    謝慕林便笑著說:“大姐姐將來要是回老家來,我們再做給她吃,也是一樣的。不過你也不必擔心,辛苦學會的點心沒有人欣賞。除了你和楊表妹過生日時擺點心宴,我們還可以把這些蒸糕細點送給族人做禮物。離得這么近,就不用擔心點心保存的問題了。”

    謝映芬頓時躊躇滿志:“我做三色糕和一品酥做得最好,趁著如今離中秋還有好些天的功夫,我得趕緊多練練,好把這兩樣糕點做得更好吃一些,讓閨學的姐妹們人人都能品嘗一下。”小姑娘其實已經在考慮,也要搏一個擅做點心的好名聲,如果能免去廚藝課,那就再好不過了。

    謝慕林自然是贊同的了,但是也不忘提醒她:“練習做的點心多了,不必非得叫四弟幫忙吃的。他小孩子家能吃得了多少糕餅?吃多了甜點,就會不想吃正餐了。烤出來的東西吃多了,也容易上火。你要處理那些糕餅,要么就是讓下人分了,要么就是拿到外頭散給佃戶或窮人。反正你做的點心,再難吃也是有限的,還用了好些糖、油、雞蛋甚至是水牛奶,窮人吃了還能填飽肚子呢。”

    謝映芬有些不好意思地捂了臉:“我就是想著,還沒練好的點心,不該叫外人吃,叫人知道那味道太差了,會笑話我,這才讓四弟幫忙的。他跟二姐姐你抱怨了么?我不逼他就是了。不過他其實也說過很喜歡我做的點心,恨不得天天吃呢!”

    小兄弟哄姐姐高興說的話,就不要太當真了。

    然而謝映芬很愿意當真:“反正四弟說好吃,我就信他說的是真的了。沅沅也說好吃來著。我自己吃著,也覺得比她做的好一些,只是不如二姐姐你做的罷了。我從前真不知道,原來世上有那么多的點心,瞧著明明不如從前在平南伯府宴席上見過的點心精致,可吃著卻要美味許多。將來若是回了京城,再遇上曹文燕,我也能底氣十足地告訴她,平南伯府的東西不見得有多好了,省得她總瞧不起人。”

    她抱著謝慕林的手臂撒嬌:“二姐姐,你說這些方子到底是什么人流傳出來的?又是什么人想出來的呢?我雖然覺得其中有好幾種都頗為眼熟,但大多數真是聽都沒聽說過,又或是聽說的點心,跟照著方子做出來的,完全是兩回事。倘若真有個這么有本事的白案廚子,我們怎么從沒聽說過呢?還有他那些方子上的材料,有好些我們都不知道是什么來著。材料不齊全,做出來的糕點已經這么好吃了,那要是能找到那些材料,再尋個手藝好的白案廚子,做出來的糕點又會好吃到什么程度?”

    謝慕林干笑了幾聲:“這個我就不知道了。這本身就是失傳的方子,連作者是誰,都不可考。我們能做的,就只是努力把方子記載的點心制法還原出來,流傳后世,也免得發明者的心血白費了。”

    謝映芬點點頭,忽然有了個主意:“二姐姐,你說我們家開個點心鋪子怎么樣?那就能讓更多的人品嘗到這些美味的點心了。”

    謝慕林眨了眨眼:“開店?”
3d怎么才能稳赚不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