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說 > 古代言情 > 良寵 > 第763章 六嫂嫂
    畢竟,鳳清風再如何也是個皇子,想要懲治一個寒門出生的朝廷官員,也不是什么難事。

    不過,鳳清風到底不是那種公私不分,恩怨不明的人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說的是吧,那我要了他做什么?我有錢有權,不能整新的?比這更豪華更氣派十倍、百倍的!”

    “呵…我明白趙大人的意思,你呢,放了話出去,說你想要這船只,那便無人敢出手與你相爭,只是待燕國抵達運河邊境,需換上馬匹時,那船只巨大,無法運走,而我乾國碼頭停靠船只是要付費的,這么大的船隊,呵…每日費用都是不菲,來我乾國京都議和另論,回程這碼頭停靠的費用,可是少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那這樣,他們只能棄船了!帶不走也留不下啊!”

    鳳清風一拍手掌,怎么也覺得自己這是要大賺一筆的節奏!

    “若是魚死網破,砸了船只呢?便是如此,那也不便宜別人。”

    沈君茹沉吟出聲,那鳳清風卻是一雙眸子都發著亮兒,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會觸犯我乾國律法的,這還得感謝沈尚書和我六皇兄,先前治水時提出的政策,不能在水里丟放雜物,否則逮到一律罰款嚴懲。嘿,這么大的船只,想丟也丟不了。”

    鳳清風摩拳嚯嚯,兩眼發光,簡直像是看到金山了一樣。

    趙潤之忍不住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凡事留一線,若將退路都堵死了,那后果反而會適得其反。”

    “那還用你說?本殿下若是出手購買,那價格絕對不能低,低了有失我大乾皇室顏面。”

    小爺出手,那必然得闊氣啊,不然丟的可不僅是他自己的顏面,還是大乾皇室的顏面,可丟不起那人!

    “所以,得有人出面去收購…”

    說著,鳳清風的眼神便轉悠到了沈君茹的身上。

    沈君茹一手支著下顎,接受到鳳清風的視線,微微一愣,下意識的指了指自己鼻頭。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“唉,你的如意軒難道不想擁有自己的貨船?我保證讓你以極低的價格收購,然后再以最高的價格賣出去!狠賺他一筆,到時候咱三七分!你買貨船的銀子也就有了。”

    鳳清風這算盤打的可真是噼啪作響。

    這壓價的事情他不好出面,但旁人可以啊,而且還是他絕對不會計較的人,那最佳人選便是沈君茹沒跑了!

    沈君茹微微扯了扯嘴皮子,假笑兩聲。

    “您可真是財神爺,不過,三七分您未免也太狠了些,我可是前后跑,又出人又出銀子,除了本之后,五五分。”

    “五五?哇,小美人兒,你還不如去搶!”

    “那就算了,出力不掙錢的事我可不干。”

    鳳清風煩躁的抓了抓腦袋,他自問在生意上鮮少有對手,可自從遇著沈君茹這小女人,他可算是明白,什么叫母老虎,什么叫棋逢對手,什么叫旗鼓相當了!

    “六四,不能再多了!”

    “五五,不然,您找別人試試?”

    鳳清風咬牙,這種事能找別人的么?傳出去不得笑死人!

    可這點子都是他想的,他也出人出力的!

    方才還小美人小美人的叫著,這一牽扯上錢財,兩人可真是商人本性盡顯,誰都不妨多讓!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看在你是小美人的份上,還是我未來六嫂嫂的份上,五五就五五!”

    說“未來六嫂嫂”的時候,他還故意撇了趙潤之一眼,只瞧著他面上明顯一僵,嘴角笑意收斂,帶了幾分不悅。

    鳳清風微微勾起薄唇,要的就是這個效果。

    他胳膊肘是絕對不會往外拐的!

    “喂,你們兩個,那燕使還沒離開,你們便盤算著在人家身上剝層皮下來,可是認真的?”

    “遲早是要離開的,哎呀,咱們這是未雨綢繆,這叫有遠見,對不對六嫂嫂?”

    “誰是你六嫂嫂了?還…還沒定呢。”

    沈君茹面上一紅,竟未否認,鳳清風咧嘴一笑,滑頭如他,怎么可能聽不出沈君茹話中意思。

    這是跟六皇兄又和好了呀。

    “那也快了嘛,是吧六嫂嫂?”

    “再說,再說我就讓映月將你丟湖里去。”

    說著,身側映月當真卷起了袖子。

    映月的彪悍他可是見識過的,這對姐妹,可兇悍著呢。

    當即便有些慫了,直往莫未夕身后躲去。

    沈君茹都下命令了,映月啊,一定會真的將他拎丟入湖里去的。

    “別別別,我不叫了。”

    一雙手扒拉著莫未夕的兩條胳膊,將自己擋的嚴嚴實實的,然后又探出半個腦袋來,厚著臉皮笑嘻嘻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暫時不叫了,等你真的成為我六嫂嫂的時候我再叫。”

    “嗨呀,莫大哥你可莫要護著,映月,將人拎上來。”

    一時間,幾人鬧成一團,鳳清風動作還挺靈活,整個上躥下跳的,一會抓著莫未夕做擋,一會兒又拉著趙潤之,再一會兒繞著馬車轉著圈兒的跑,好一陣鬧騰,最后甚至將沈君茹都拽下了車來。

    又因著人太多了,一時間竟給擠散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哪個國家的人,愛瞧熱鬧幾乎是天性。

    起初,映月和莫未夕都沒放在心上,畢竟雖隔了一些,還能瞧到人兒。

    只有趙潤之的視線緊緊的粘在沈君茹的身上,發現她被擠遠了些,連忙跟著擠入人群,想要拉住她,卻眼睜睜的瞧著沈君茹被越擠越遠。

    “君茹…”

    伸出手臂想要抓住她,卻終究只是抓了個空,就像是他這么久以來的努力…

    忽而,沈君茹被人擠的踉蹌幾步,險些撞上了一男子,對方連忙抬手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沈君茹微微抬頭看去,心中一緊,喲,還是個熟人,面上卻什么都瞧不出來,仿佛與對方只是初次相見,微微屈膝,行了一禮,客氣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多謝閣下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不、不必…不必如此…”

    此人不是旁人,正是燕國來使之一的魏崇煥,遠遠的他就瞧到了記憶中那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起初不敢相信,他回了燕都之后,便依著記憶畫了畫像,派了人去尋找那個白衣女子,卻一直是苦尋無果,找了許多相似的女子,都不是她。
3d怎么才能稳赚不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