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說 > 其他小說 > 劍道通神 > 第一百零六章 迫離
    朱雀圣地的赤翼圣者乃是一尊小圣境強者,是他出來接待陳宗的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無雙劍圣來訪,所為何事?”赤翼圣者很直接的詢問道,語氣當中沒有倨傲,但也談不上什么熱情。

    陳宗記得真空大圣說過,朱雀圣地的人比較不好打交道,現在一接觸,便有點體會。

    朱雀圣地的傳承乃是朱雀血脈一道,而朱雀天性高傲,還要勝過古凰,那種高傲便存在于血脈之內,存在于朱雀圣地的傳承之中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但凡入朱雀圣地者,一旦修煉了,便會被這種血脈和傳承當中的高傲所影響,哪怕是以往是一個很謙和的人,也會慢慢的轉變,這種轉變如同溫水煮青蛙似的,又仿佛細雨潤物無聲一般的,那種改變連自己都無法覺察到,當你意識到的時候就已經真正的轉變了。

    但,又不會感到有任何的不妥,反而有一種自己生來就應當如此的感覺。

    這種源自于血脈和傳承對自身深處的改變,是潛移默化的,仿佛由生帶來由死帶去一般的改變。

    修為越是高超者,其性子就越是高傲,那種高傲是發自內心發自骨子里發自靈魂深處的,素來如此。

    從赤翼圣者的神態和語氣以及那眼神,陳宗就已經知道外界對于朱雀圣地的評價沒有什么偏差。

    高傲!

    發自骨子里的高傲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陳宗也就沒有什么客套一番的打算,直截了當的開口:“我來此,是有事找古凰神女。”

    “找古凰神女?”赤翼圣者眉頭頓時皺起,旋即回應道:“神女的確在朱雀圣地內,但現在不方便見你。”

    “無妨,我可以暫且住下,等待神女。”陳宗直接回應道。

    如果朱雀圣地不讓自己住下的話,那么自己就到朱雀圣地外面去等候,總而言之,一定要見到古凰神女才行。

    太玄天鑒應該是不會出錯的。

    古凰神女就是虞念心,雖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讓她不認得自己,但無論如何自己都要找到她。

    這,也是自己來到內層宇宙的最大目的。

    赤翼圣者立刻給陳宗做了安排,住進朱雀圣地專門招待來客的殿堂之內,好歹也是一方圣地,又有著發自骨子里的高傲,自然不會做出那種不讓他人暫住的事情,不然就太沒面子了,傳出去對于朱雀圣地的名聲可是一種小小的打擊。

    往往越是高傲的人,就越是驕傲,越是驕傲,越是驕傲,就越在意自己的臉面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一種驕傲的人是不在意臉面的,不在乎他人怎么看,但往往是個人,極其少數的個人,朱雀圣地不是個人,而是團體,一個大團體。

    如果朱雀圣地是古玄界內唯一的圣地,那么所謂臉面什么的,其實可以不必在意,誰敢說什么?

    但不是,朱雀圣地并非古玄界的唯一圣地,也不是最強大的圣地,充其量在古玄界的諸多圣地當中,只能算是中上水準而已,連前三都無法列入,不說前三,前十都無法列入。

    陳宗便在朱雀圣地內待了下來,等待古凰神女,一邊參悟修煉。

    星辰劍宮星辰秘地的百年,陳宗的收獲極大,十分驚人。

    第一個收獲便是大星辰萬重劍術,這一門至高秘傳劍術,乃是古玄界最為頂尖的劍術之一,這般等級的劍術加起來,也不足十門,縱然是自己的一心劍術也還是與之有不小的差距。

    畢竟一心劍術是自己所創,會隨著自己不斷的提升而完善、提升,但大星辰萬重劍術卻是星辰劍宮無數年下來的至高傳承,早已經提升到極致了,已經是無可提升的地步了,哪怕是星辰劍主也無法將之更進一步的完善了。

    如果將劍術比喻成高樓,那么陳宗的一心劍術就是已經打好地基但還在建造當中的高樓,還沒有完全建好,而大星辰萬重劍術則是已經完全建造好并投入使用的高樓。

    或許現在的一心劍術還比不上大星辰萬重劍術,但潛力卻不會遜色,甚至,未來可以超越。

    另外一重收獲,則是所謂的無相星辰之境,身化靈光,意識處于有無醒睡之間,仿佛在游歷宇宙星空般的,見識到諸多的宇宙異象,從其誕生到消亡,一清二楚,那其中的奧妙,俱都浮現于心頭。

    一顆星辰的誕生到毀滅又到重生,反反復復的循環,于生死枯榮之間的交替。

    這其中的奧妙,俱都被陳宗記憶住,如烙印般的刻畫在神魂之中,永不磨滅,陳宗便可以時時刻刻的回味、參悟,汲取其中的奧秘精髓,提升自身。

    大星辰萬重劍術蘊含的奧妙極其深刻,陳宗也將之做了劃分,分為幾重。

    第一重,就是一萬招,十分復雜的招式,但每一招都有其玄妙所在。

    第二重,萬招劍術當中,便都蘊含著獨特的奧秘,能夠演化出萬物一般,是為萬物星辰。

    陳宗進入無相星辰之境前,便是將大星辰萬重劍術參悟到第二重,而現在,陳宗感覺自己的大星辰萬重劍術達到第三重了。

    第三重的大星辰萬重劍術愈發的玄妙。

    殿堂之內,陳宗拔劍,一劍刺出時,便有星光凝聚,瞬息浮現,只是剎那,劍身消失不見了,唯有一點點的星光浮現在四周,總數一萬點。

    一萬點劍光閃爍不休,每一點星光散發出的氣息各有細微的差別。

    陳宗則置身于中心,仿佛揮手之間,便揮灑出一片星空般的,每一點星光之間各有關聯,形成了一片獨特的力場。

    陳宗仔細的感受著,這萬點星光之間的關聯,那獨特的力場遍布四周,可大可小。

    這,便是小星辰劍域,也是第三重大星辰萬重劍術的高明之處。

    為何大星辰萬重劍術會是古玄界內至高秘傳劍術之一,就是因為到第三重,能夠演化出小星辰劍域。

    圣階強者,在原本的天地大道之中,走出屬于自己的道,某種程度上有別于天地大道,卻又息息相關,無法分割出來,但本質上,卻已經很強大了,與圣階之下完全是兩個層次,猶如兩重天地的差別。

    圣階唯有圣階才能抗衡!

    便是在圣階之道的壓制之下,你就好像普通人一樣了,沒有絲毫的抵抗之力。

    大圣境與小圣境的差別,很明顯的一點,那就是大圣境掌握道域。

    道域,大道之域,那是自身的道不斷演化到高深程度之后所出現的一種能力,處于大道之域下,小圣境也會被壓制、吊打。

    而大星辰萬重劍術,第三重便可以演化誕生出小星辰劍域,雖然無法和大圣境的大道之域相比,卻也有其幾分威勢。

    若是一個小圣境將大星辰萬重劍術修煉到第三重,掌握小星辰劍域的話,那在小圣境層次,基本是難有敵手,除非對方也有類似的手段,甚至小星辰劍域還能夠抵消部分大圣境大道之域的威能。

    陳宗在練劍術,赤翼圣者卻已經將陳宗來的目的上報了。

    “找古凰神女?”朱雀圣地某一座殿堂之中,朱雀圣子皺起眉頭,他可是朱雀圣地之主的繼承人,是為預備掌教一般的:“這是何等來歷?”

    “星辰劍宮的名譽長老,無雙劍圣之稱的陳宗。”赤翼圣者立刻回應道:“至于找神女是什么目的,暫時還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去問清楚。”朱雀圣子直接揮手說道。

    赤翼圣者又來了,找到了陳宗,十分直接的開口詢問陳宗找古凰神女的目的,語氣果斷態度堅決。

    并且還是一種若是不說清楚,那就請離開的架勢。

    陳宗略微一沉吟后便道明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當然,陳宗沒有直接說古凰神女就一定是自己的道侶虞念心,只是說來確認一番。

    赤翼圣者的神色微微一變,沒有說什么,而是直接離開了,但沒多久又來了。

    “無雙劍圣閣下,我朱雀圣地有大事要辦,不便招待,還請立刻離開。”赤翼圣者再次前來之后,話語更是直接到極致。

    陳宗聞言不禁微微一怔,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為何一下子就來趕人?

    大事?

    是什么大事?

    但陳宗沒有死皮賴臉的習慣,既然對方如此直接的說了,如此直接的表示要自己離開,那便離開。

    凝視著陳宗離去的背影,赤翼圣者的眼眸微微瞇起,閃爍著一縷縷的寒光。

    陳宗真的離開了嗎?

    是,但也不是,陳宗是離開了朱雀圣地,但沒有遠離。

    盡管不清楚是為什么,但就是不能遠離,無法待在朱雀圣地內,那就在朱雀圣地外等待。

    陳宗不相信古凰神女會在朱雀圣地內一直待著,總會有離開的時候,到時候自己再將之攔截下來,確認一番。

    時間流逝之間,陳宗一邊注意朱雀圣地的動靜,一邊參悟、修煉,一邊尋找突破的契機。

    內天地的下一重境界,則是內宇宙,此概念陳宗早有了,但一直找不到頭緒,星辰劍宮秘地那百年的無相星辰之境下,得以參悟出諸多的奧秘,讓陳宗真正明白了突破到下一重內宇宙的道路,只是現在還缺乏一個契機,一個催促自己突破的契機。

    契機難尋,陳宗早已經知曉,并沒有著急。

    等待,慢慢的等待,一天又一天過去的等待,陳宗沒有等到古凰神女出來,卻等到了朱雀圣地的人出來。
3d怎么才能稳赚不赔